there is no any other instructions like here where the professors are just like your sisters and brothers to care about you. they concerned about your studies, your friendship, and even your gossips so that there is no generation gap between professors and students. all we have is the strong feelings that stick us together.


2010年,臺北市立大學 英語教學系,建立了第一屆的系友會,首任系友會長便是2008年畢業後,又榮升英語教學系研究所的楊OX會長。

當時他好不風光,再大家殷殷期盼之下,又連任了一次,而會長這個職位就像是天注定的,要留給研究所的學子,所以接下這個重擔的便是創作俱佳的國文老師JOHNNY。

雖然兩屆會長都是學術工作,私人興趣,兼差打工忙的蠟燭多頭燒,可是每接近到十二月底,他們便磨刀霍霍地準備系友會的相關事宜,小是像是協調當天簽到的工作人員,協調當天的點心事宜,公告週知給各個系友以及老師們,請他們當天一同共襄盛舉;大事像是向學長姐或是學弟妹詢問,是否有人願意分享工作或是生活的點滴給當天與會的系友及老師們聽,感謝各位演講者,讓每次的系友會,都熱鬧滾滾,意義非凡;

系友會之後的重頭是就是你一定不能錯過的英語教學系大四的畢業公演,英語戲,特別位各位系友們,尊容地留下了舞台前左方的系友區,對! 就是坐在師長席的左邊,讓我們可以看台上精采表演之餘,還可以偷看一下可愛的老師們;學弟妹的演出,我以PRETTY OLD 的學姊闡述: "年輕人真的很強,一年比一年要作的更精緻完善,從前導的介紹影片,到串場人物的創意發想,華麗的大型道具製作,以及演員的專業程度,每年都讓我嘖嘖稱奇。"  無論錯過哪一屆的演出,真的都很可惜。

為什麼會寫下這篇文章,實在是因為今年公演系友會創下有史以來的最低紀錄,教授比人多~ 讓風塵僕僕趕來的老師們,如何自處? 當然,星期五下午五點半能趕到的的確是少數,但我仍久久不能忘懷,每個老師踏入620教室的表情,都帶有一斯斯的落寞與失望,但立即重鎮旗鼓地跟現場的我們話家常,問我們的工作學校是否順利,就像個長者殷切的噓寒問暖,偶然想起了之前巧然相遇的某屆學長姊,還熱情的分享照片,老師們雖然記不起我們全名,但是對於我們的事蹟總還有點印象,離開620教室前,老師們還直嚷嚷著那些點心會不會浪費,要我們多吃點兼打包。

當然,學弟妹們還是有來捧場的,只是他們直接去了演出的會場,看到從前的學生,老師們的心情像是經歷過三溫暖一般,打從心裏的開心,把握在開演前的小小時光一一的話家常,來不及多說話的,直接來張自拍照吧~ 都說我們不能窮的只剩下錢,情感當然更不能只剩下臉書上一張張的照片。

畢業後,偶然研習回到學校,我還是會搭著電梯到熟悉的勤僕樓六樓,跟埋頭於公文堆的助教問聲好;然候巧遇matt 大聲的說 MATT LONG TIME NO SEE。雖然大家畢業後各奔東西,無論是當老師,或是從事出版翻譯等工作,都正把自己的人生活的精采而老師們褪下學術嚴肅的色彩後,都成為一個個溫暖的姐姐媽媽,噓寒問暖話家常;

最後,老實說,系學會會長就是個吃力不討好的腳色,所以還是希望大家多給點支持,系友會多多到場,多給會長一點鼓勵。



創作者介紹

我就喜歡這樣的妳

美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