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

時序入秋,蟹黃飽滿的大閘蟹也相繼出爐了唷! 如果想要吃到最青又便宜的螃蟹那一定要參加新北市螃蟹節的一系列活動;每年的十月就即將展開為期一個月的螃蟹季,讓你每個假日都可以東北角的漁港逛透透:) 首先開鑼的是位於石門的富基漁港,如果在磺港漁港捕到的漁獲都會先運送到富基漁港去販賣,所以想要吃到最肥美的海鮮螃蟹,請您來到富基漁港,接著由新北市最美漁港之稱的萬里龜吼漁港接力,最後,方由擁有最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野柳漁港做出完美的ending:)

除了有好吃又便宜新鮮的海鮮之外,新北市政府結合在地的小學,地方文史工作者以及在地的學者,做出一系列的體驗導覽活動以及富有學術性的講堂,讓每個遊客都能找到屬於他的一片天地;在眾多奪動中,比較熱門的活動像是由野柳國小承辦的海洋獨木舟體驗活動,以及野柳地方文史工作室所辦的漁村文史之旅,途中會經過野柳國小、添禎樓、安檢站、保安宮、咕咾厝、摸乳巷、製冰廠(漁會內)等漁村相關景點。此外,更有一日捕蟹魚夫的出海體驗,不過這些活動都只能現場報名,所以想要體驗的請早呀!! 不過除了體驗活動,現場也有野柳假日市集供旅人們採買新鮮的漁獲,或是互動闖關小活動,讓您大快朵頤之外,還能動一動消滅體脂肪,買一買,刺激台灣的經濟發展!!

如果想要參與這熱鬧的盛事,請記得出門前做點小功課,因為每個假日的活動都分屬於不同的場地,如果只能去一場的遊客,建議您去野柳的那場活動,活動豐富多元,絕對讓你滿載而歸:)


1. 交通方式:
從台北到達東北角海岸線可以去台北西站搭乘國光客運 【1815】臺北-金山青年活動中心,來回票是216$,雖然有停忠孝新生,忠孝復興,及忠孝敦化,但是因為他走高速公路,有人數上的限制,所以還是建議到台北車站搭乘比較保險: ) 整趟旅程約一個半小時。途中會經過基隆,萬里(龜吼漁港請在翡翠灣下車,步行10分鐘),野柳(在野柳下車便能看到人山人海),才會到達金山(在加投里下車,步行20分鐘)

如果不想繞行東區,也可以搭基隆客運1068從台電大樓上車,沿途也是經過基隆,萬里,野柳,才會到達金山! 單程票價105$ 但是它是依照里程數計費的,所以比較快速又便宜唷!!  

2. 行程安排: (如果平日沒有辦活動的話,建議您可以到金山走走,看山看海看漁港吃小吃大買特買真開心:)

客運(加投里下車 ) _ 獅頭山停車場 _(豐漁村) 員溪潭景觀橋(可以步行到沙灘踏浪) _ 水尾漁港(晚上可看水尾泛月)_ 神秘海岸 _ 獅頭山步道 _ 雙燭檯 _ 好運道 _ 磺港村 _ 魚路古道 _ 磺港漁港 _ 金山遊客中心_ _ 舊金山總督溫泉 _ 金包里老街 _ 溫泉公園 _ 金山郵局等國光號 - 家

由於今天的目標是金山的漁港以及獅頭山公園,所以中間就不停萬里翡翠灣以及野柳,在金山的溫泉街(站名:加投里)下車後,步行大約10~15分鐘抵達獅頭山公園的停車場(有公共廁所,可先方便一下,或是停車場前方也有造景可以互動拍照),開始今天的旅程: 若說漁港是於人們賴以維生的工具,那麼漁村必然有它另外一種風情,豐漁村是個熱鬧的小漁村,因為觀光客較多所以可以看到一些海產店以及餐廳,也可以看到滿滿的釣客在漁港旁等待屬於他們的大魚上鉤;

沿著水尾漁港前行到底,有一個觀景台,備有可以下海岸,傳說中的神秘海岸,可以通往獅頭山,不過每天海況不一,建議還是走海巡署後方的步道通往獅頭山,還可以看看軍事碉堡,以及軍事舊營舍,回味那段戒嚴時期海進的歲月,(不過連續向上的階梯,要有點心理準備唷!),沿著樓梯上攻頂後,請繼續往燭臺雙嶼步道前進,這裡有制高點可以眺望磺港漁港,也可以遠望金山的地標雙燭檯,原路返回,請往公園出口前行,途中會經過木削步道,叫做好運道(入口有一尊可愛的彌勒佛),這個步道終點有尊大的彌勒佛,此為制高點可以遠眺法鼓山以及豐漁村,步道再往前行便是公園出口,也是磺港村;


水尾漁港~ 蹦火仔

沿著廟宇進入磺港村,磺港村雖同屬漁村但更地道些了,感覺起來沒有太多商業的氣息,更顯得接近於人們的生活,再慢行到漁港前建議可先到淳泰商店,購買精神糧食,順便體驗古早雜貨店之感,接著沿著石子路步行往下,我們即將通往"魚路古道"的起點: 磺港漁港;磺港漁港有著大型的船隻出出入入,對漁民來說,船隻就是牠們的家,海上男兒的一天就是在船上解決,所以每艘船配備完整,有船艙,簡易的廚房以及晒衣場,因此常看見率性的討海男兒以船為家地在船上或補漁網煮晚餐曬衣服等等的家事,這裡沒有太多的商家以及海鮮餐廳因此顯得更加的靜謐;磺港漁港在每年農曆八月底的時候,都會使用傳統的漁法捕魚,也就是利用磺土燃燒的特性,去補夜間有趨光性的魚類,若非季節前往,也還是可以看到大型配有電燈的船隻,那些都是要去釣小管的大船,由於磺港漁港的海水還有微量的硫磺,因此磺港漁港所收到的魚貨都會直接地送往位於石門的富基漁港唷!!

再沿磺港路上行便會看到金山活動中心,沿路到底就是金山旅遊服務中心,下行便是有名的金包里老街,若是對泡溫泉有興趣的建議可在金山舊總督溫泉停留一下(泡湯$300),若早已飢腸轆轆請大方地往老街走去,俗稱金山老街的金包里老街是北海岸地區唯一的清代商業老街,至今尚保有許多過去繁華歷史所刻下的痕跡,老街上為數不少的傳統店家依舊持續營業,柑仔店、傳統的百草店、古早粿店等等,都散發著金山濃濃的小鎮風情,老街後方是中山溫泉公園,位於中山堂旁的公共浴池,已有接近一甲子的歷史,澡堂邊百年手工溫泉洗衣槽,歷史痕跡更襯韻味;這裡常有地道的小販在販賣農產品,樂遊金山,帶點青菜回去吧!常常的老街,擠滿兩旁滿滿的攤販,建議一嚐的是:手工粉圓(不同於軟爛的口感,這裡的手工粉圓Q彈有嚼勁呀!)其他東西就見仁見智啦!回程搭車,請直接下行至郵局附近就有國光的站牌了唷!  

身處都市叢林的你,若想體驗不同的生活,除了往山林跑,也可以到漁港走走,金山擁有許多天然的漁港,也擁有山林美景以及多樣的小吃美食,讓你收穫滿滿,心滿意足!!


小知識: 魚路古道又稱金包里古道,在日據時期,私自販漁貨是違法的行為,但漁人為獲取較高的利潤,鋌而走險,俗稱: "走yami" 或是 "閰取引" 。一般從金山磺港出發,經過承天宮和墓園後,進入老街,接著沿著魚路古道一路往陽明山而去,魚貨在士林、北投一帶販賣;回程經過大油坑,改成擔硫磺回金山。

小知識:獅頭山儼然就是金山岬突出於北海岸的瞭望臺,左右各擁有一座漁港環抱,因本身居高臨下,若要盡得金山海岸景觀之美,一次飽覽三大奇景:燭台雙嶼、磺港漁火及水尾泛月,及探索特殊的軍事遺址。獅頭山,原名為金山中正公園,位於突出於海岸的金山海岬,由原來的軍事海防要地轉型為賞景觀光勝地,由於以前為軍事經常管制區,一般民眾不得而入,因而保存著許多自然原始的環境生態以及未遭污染破壞的海岸景觀。從獅頭山頂可以走濱海神秘步道通往水尾漁港,山頂的步道及砂岩山體下,保有四通八達的碉堡坑道、營房、砲台及2座懷念蔣介石的「介字亭」,保存良好的軍事建築彷彿無聲地訴說著當年枕戈待旦的英勇歷史。

位於北磺溪出口的磺港漁港,在清朝時期因運輸硫磺而得名,現今已規劃為漁港公園,每逢捕魚時節,入夜漁火點點,與星空相互輝映,甚為愜意。而水尾漁港沿岸平日風平浪靜,夜晚時海面如鏡,若逢月圓,皓月當空,映入海面時,波光盪漾,如詩如畫,也可一見金山八景之一的「水尾泛月」。


參考網站: 
國光客運網站: http://www.kingbus.com.tw/ticketPriceResult.php?si...
基隆客運網站 http://www.kl-bus.com.tw/content/routeContact.aspx?t=3&id=44'
2014新北市螃蟹季官方網站 http://www.wanli-crab2014.tw/
創作者介紹

我就喜歡這樣的妳

美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美麗
  • 新北市第一漁港 林亦秀

    還記得民國八十六年,淡水捷運新開通,爸爸興奮地帶著我們全家搭新潮的捷運來到淡水,初來乍到淡水,我們急聲嚷嚷著:「我要吃阿給!我要喝魚丸湯!我要…。」爸爸卻輕聲緩緩地說:「別急!先帶你們去看樣東西。」爸爸帶著我們往中正路步行不久便到達一個微型漁港,裡面看不到大船只有幾艘零星的舢筏,不同於在鄉下看到的死板板木筏,淡水的舢筏外觀是藍色的,有個神氣的船眼,旁邊還寫著它的名字。

    年輕時曾在漁船上打過零工的爸爸感慨的說:「滬尾漁港以前可熱鬧了,在泥沙淤積之前,這裡來往過的大小船隻如天上繁星,數都數不清,這裡下了漁獲就在今日的環海路或是中正路的小巷販賣,那漁獲可新鮮了!」父親邊講邊比手畫腳試圖重現當年漁船入港的澎湃與熱鬧情景,父親接著說:「小時候總有幾天無法陪伴妳們,漁民們以船為家,海上男兒無論是吃喝拉撒睡都是在船上解決,也因為長時間相處,讓爸爸交了一群死忠兼換帖的好朋友呀!」

    看著冷清的漁港,當時的我很難對父親所說的話感到認同;物換星移,當年還略顯冷清的中正路搖身一變成為一條人聲鼎沸充滿商家的觀光大街。如今的滬尾漁港仍靜靜的默守於此,雖然少了當年意氣風發的豐饒之感,但如今它能伴隨著遊人們開心的喧鬧聲,偶爾還能有旅人能敘說那段屬於淡水漁港的風光歲月,我想它也是幸福的!
  • 美麗
  • 台灣於民國八十九年全面實施周休二日,在觀光資訊還不太發達那個年代,媽媽學習著神農嘗百草的精神,帶著我們全家四處走走;喜歡吃新鮮海鮮的媽媽,總愛帶我們來到金山水尾漁港,這裡的海鮮清鮮便宜又大碗,很符合媽媽簡樸的要求;這天酒足飯飽後,媽媽突然開心的宣布:「走!帶你們去看點Special的!」之後便催促爸爸前去熱車,媽媽則早已付完餐費,準備出發了!

    俗話說:「內行的看門道,外行的看熱鬧。」此話一點也不假,這天我們的目的地是鄰近溫泉之都—金山的磺港漁港;原來磺港漁港在每年農曆六月到八月底間,都會使用傳統的漁法捕魚,也就是利用當地磺土燃燒的特性,去補撈夜間有趨光性的魚類。磺土燃燒時會發出「劈哩啪啦」的蹦蹦聲,彷彿在大聲地吆喝魚兒:「快來快來!」原本應沉靜黑寂的海平面,頓時星火點點,好不熱鬧哇!

    漁民點燃磺土後,將火把接近海面吸引底下的魚兒聚集,然後等待時機猛力將火把上舉,此時的魚兒如同鯉魚躍龍門般跳起,其他的漁民在通力合作捕撈跳起來的魚兒;年幼的我從岸上遠望,彷彿一條火彩帶舞弄於海洋之間,而伺機而起的魚兒與火彩帶相互輝映,真是人間一大景觀呀!

    現在生態環境改變,要補到更多更大的魚往往要往外海走,而傳統漁法也漸漸地被潮流淘汰,目前磺港漁港仍有零星的漁船於特定的日子使用磺土捕魚,而每年造訪磺港也成為我們家的固定行程。
  • 美麗
  • 海,有著那一望無際的廣闊視野、有著那隨著四時變化而多層次的藍,但波濤洶湧的浪花伴隨著陰晴不定的暗流及旋渦,讓人想要親密接觸卻又在岸邊望塵莫及,臺灣人對於海洋是矛盾的,因為陌生而衍生畏懼感、因為神秘而產生崇敬感;海洋是萬物的母親,孕育了超過千百種生物,無論物換星移,人間桑海桑田,她儼然已成為亙古不變的代名詞。

    我喜歡海,正確地說,我這旱鴨子喜歡看海,還記得小時候造訪水尾漁港時,只能在港口遙望海洋,看著漁船進港出港,上下魚貨,魚販大聲吆喝著:「尚青尚俗的魩仔魚,一籃一百唷!」雖然熱鬧但我們無法下至潮間帶踏浪,也無法登高望遠看看東北角的岬灣海岸,因為從水尾港口上望豎起的一道道碉堡,便強烈地告訴你「閒人勿進!」

    那時台灣正處於戒嚴時期的尾聲而東北角海岸正屬於軍事海防要地,不但管制森嚴且對於沿海工作的漁民有著諸多的限制;你相信嗎?那時的人民想要出海釣魚還得向當地警察局申請釣魚證才能出海呢!

    再訪水尾漁港,當時讓人敬而遠之的碉堡崗哨已人去樓空,而當時嚴禁人民進入的海岸線也早已開放,曾經派有兵士站哨的崗哨也早已裁撤,當時閒人勿進的警戒區現已遊客如梭;然而水尾漁港仍佇立於岸邊,守衛著我們的港口,我們的豐漁村,任憑大浪猛烈攻擊堤防上的消波塊,而激起一到到猛烈的浪花,港區內,仍漣漪波波,釣客仍愜意地或坐或站的釣著他們的海水魚。





    頒布戒嚴令是影響台灣社會發展的重要歷史事件。依據《戒嚴法》規定:「在宣布戒嚴期間,由戒嚴地域的最高司令官掌管行政事務及司法事務」,政府為便利戰時管理而在國共戰爭期間執行,人民自由與基本人權,包括集會、結社、言論、出版、旅遊等權利被限縮,即所謂黨禁、報禁、海禁、出口旅遊禁等,在此段時期言論自由受到普遍限制。政府用相關法令條文對共產黨人、政治上持異議人士(多為黨外人士)進行逮捕、軍法審判、關押或處決.負責執行的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在時任的中國國民黨委員長指示下徹底執行,此間台灣常有人突然失蹤,不時傳出冤獄,俗稱"白色恐怖"。
    1987年7月15日後,台灣戒嚴令終止(大部分外島延續到1990年之後),三十八年的戒嚴時期至今仍然造成台灣政治上矛盾、衝突,間接對解嚴後社會產生團體(或個人)間立場容易對立,形成在國家認同方面溝通困難,合作不易。

    解除戒嚴對台灣社會帶來以下改變:

    軍事管制範圍縮減,行政、司法機關職權普遍擴張,山地管制區由119個大幅減為61個,台灣本島沿岸海哨撤哨。
    平民不受軍法審判。
    出入境及出版物的管理由軍方警備機關移交警察機關及行政院新聞局負責。1987年12月1日,台灣新聞局宣布,自1988年1月1日起,開放報禁。[4]解除報紙限證在二十九家、每份限三大張、限印於發行地點內之束縛。
    1987年11月5日,行政院院會通過《人民團體組織法草案》,將政治團體列為人民團體之一,受該法約束。新籌組政黨有二十多個;直到1989年1月20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法》,各政治團體均得依法自由成立,「並從事選舉自由活動」[4]。開放民眾登記政治團體,人民可依法組黨結社、組織參加集會遊行及從事政治活動。
    解嚴後許多事項政府不再實行管制,各主管機關行政裁量權必須以法律為依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