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越新光

一直認為眼見為憑,所以無論對於人事物都保持著,人要相處過才知道他mean不mean,事情要深入了解後才方知好壞,物品要使用過後才知她好不好用,所以對於部落文化,儘管看了許多書籍,也拜訪過幾個小部落,可是真正入你心的卻是,用你的眼睛跟力量,記錄下周圍發生的人事物!每年的寒暑假教育部青年發展署都會舉辦青年壯遊,這是個給予18~30歲青年深入認識台灣的機會,如果你也對部落文化有興趣,或是想認識一些關心在地生活的人們,歡迎您在三十歲之前快報名青年狀遊吧! 網址如右: https://youthtravel.tw/ 

這次藉由光泉文教基金會所舉辦的"山岳新光"的活動,更加深入的去了解新竹縣尖石鄉西斯馬庫斯也就是新光部落及鎮西堡的泰雅族人!
行程安排:
dayi中午內灣集合(九點半台北出發)_>高山有機蔬果採收(因位處於海拔一千八的高山,所以蟲害較少,適合有機蔬菜的栽種,了解高山高麗菜及玉米的栽種及收成)_>餐前小活動(學泰雅族語)_>晚餐高山有機火鍋(有機蔬菜基本上都是現拔現吃,而且好香甜呀~玉米超美味)_>點心:地道的小米麻糬(將小米去殼晒乾後拿去蒸,然後再放在臼裡搥打,出臼時,記得用線將麻糬分離開,無論配花生粉或現吃都好好食)_>(夜宿希利克民宿,邱大哥wahi經營的在地民宿,如果想體驗高山蔬果採收及擣小米麻糬以及想看最美的日出,請電0919281283:)

day2早起看日出(西里克民宿外的陽台就是絕佳觀賞日出點,早餐也可以看著山林吃飯,超讚)_>鎮西堡B區神木探險(來回五小時,能體驗有別於東司馬庫斯神木林道的驚險旅程)_>看小米田(自從開放國外小米進口後,族人就不再生產小米了,導致小米危機,由於小米一年一收,收成後還有繁複的去殼晒乾等動作,已無法作為經濟作物,但是小米仍為泰雅的精神之ㄧ,所以對於泰雅文化有認同感的族人,一起復育小米,讓泰雅精神永流傳)_>樹薯染布(紅)及泰雅紋面體驗(泰雅族的編織是相當有名的,古時候女子必須掌握編織的技巧,才有資格紋面,而沒有紋面的女子,則沒有資格出現在大型的慶典中,或是沒有出嫁的資格.傳統的編織材料來自一種叫做苧麻的植物,必須經過層層的處理手續與染色才能成為視合編織的細絲.) _>晚餐茹毛飲血的地道營火烤肉趴梯_>看山岳新光紀錄片(Q&A)夜宿崇河源鎮西堡民宿,女主人是有藝術氣息的ciwas,民宿內處處都是他的創作及巧思,房間各有風格,很適合少女唷! 黃大哥是當地的鄰長,對於泰雅文化相當有理想,如果想去神木區探險的,請一定要請嚮導,山區路線多變,路程又長,請勿以身試法,如果想找帥氣年輕的嚮導,請電0919972052)

day3早起看日出_>體驗從無到有的有機蔬菜栽種(從批布,撤石頭,竹筷固定,下苗,都由我們一手包辦,農夫好辛苦呀)_>鎮西堡教堂_>山野青隆有機農場採買(也可以加運費140宅配唷!水蜜桃400~500不等,重量相同,顆數不一,有興趣請電0921288254)https://www.facebook.com/mountainfood !_>溫泉谷午餐(內灣開心回家)

以上的行程ONLY FOR壯如山的少女青年,如果是一般的觀光客,行程如下(一樣是三天兩夜)

第一天:內灣老街吃點人間的食物(可以搭乘高鐵到新竹轉乘六家線,記得先到竹中換成內灣線唷!)中午上山,怕暈車的沿途可以停靠青蛙石,宇老平台,秀巒檢查哨(野溪溫泉),第一天晚上住鎮西堡,貴婦可以住民宿,玩家可以考慮住在教堂附近的優美地露營(網站如右:http://www.yubay.idv.tw/room.html),鎮西堡教堂,早睡隔天挑戰神木步道

第二天:早起看日出,神木步道(通常民宿會有響導),前往新光部落,下午茶大休息體力夠也可以參觀當地的果園菜園,晚上星光國小仰看星星(可以看見銀河)

弟三天:早起看日出,核桃步道,新光國小森林教室,大肆採買有機蔬果,下山:) 

我想大多數人路遠迢迢而來到新竹尖石鄉,都是為了親近山林以及看望那珍貴樹立千年的扁柏跟紅檜,而我走過司馬庫斯的神木步道也走過鎮西堡的,或許有人對的鎮西堡神木之旅還有些疑問,究竟他跟司馬庫斯的神木步道有何不同呢?
第一,鎮西堡的神木步道入口比較遠,需要交通工具運輸,不像司馬庫斯的神木步道只需步行即可!
第二,雖然一樣都是神木步道,司馬庫斯神木步道標誌清楚,只有一條路不怕迷路,前四k大部分都是竹林步道還算好走,只有中間的碎石坡比較可怕一點,最後一k雖有上下樹枝道路及小河蜿蜒也還算好走,但就神木分布量來說,鎮西堡的神木肯定是比較多的,但是個人覺得司馬庫斯小巧可愛,也算精緻!
鎮西堡的神木步道,比較原始,或說比較少人為的干涉,所以標式有點不清楚,對於必要階梯的維修也沒有,所以走某些樓梯路段還是要很小心,由於途經比較多地形,有兩小段都要上切河谷,有點朔溪之感,途經多條岔路,可以通往其他的山脈,所以還是建議要請嚮導,畢竟山區路線多變,有可能此路不通,就立馬要改變路線之類的!
總之,司馬庫斯比較適合想挑戰自我的貴婦們,只要堅持到底就一定能走完,而鎮西堡比較適合精力充沛,勇於面對新事物的毛頭小夥子及青壯年,相信多變的地形以及突如其來的生物,會滿足你想冒險的心:)

或許很多人來到鎮西堡都是為了一睹千年以上的神木,可除了神木我卻對於泰雅多元的文化念念不忘,感謝山岳新光這本書以及其記錄片,讓我更加了解泰雅新光部落,或許大家仍對於泰雅族有些刻板的問題,像是你們還狩獵嗎?你們還出草獵人頭嗎?你們還紋面嗎?你們還織布編織嗎?對於以上問題,我誠心的推薦他來部落走走,拜託都二十一世紀了,當傳統文化面對現代科技文化的衝擊也只能轉型改變以適應社會,或許有點殘酷,不過這是事實;現今居住在新竹尖石鄉的泰雅族人大部分有兩種生活方式,第一有機蔬果務農,第二經營民宿導覽等,原民天性:知足任命靠天吃飯,或許辛苦但很踏實,但面對新台幣的洪流之下,的確深深考驗著人性,不過目前看來,部落裡的年輕人還算多,所以還不會面對到部落人口流失等問題;

不知道多少人能理解,原民文化真是台灣最重要的資產之ㄧ,泰雅族是全台灣最會遷移的原住民族之ㄧ,新竹宜蘭烏來等等都遍佈了泰雅族群的痕跡,二訪尖石鄉的泰雅部落,除了滿滿的山林感動,另外也給我帶來不一樣的文化衝擊,讓我反思這個社會帶來了怎樣的影響給原民朋友們,這次的旅程對我來說有點像是文化體驗之旅,體驗當地居民的生活方式,也體驗了路遠迢迢的神木之旅,更覺知到部落的文化似乎正在消逝,山上孩子說的一句話:看不懂泰雅族語的不算是原住民!或許很多人擁有原住民血統,但骨子裡卻是地道的台灣人了,不會說族語,看不懂泰雅文字,無法認同自我的文化及核心價值,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條件也太嚴苛了吧,但不能否認語言是國民政府統治台灣的最佳利器,很多文化的精隨往往影藏在語言文字之中,而當國語變成我們的官方語言,而族語又被漠視晾在一旁時,族語的消逝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誠如我所言,我旅行,是因為想更親近人群,親近台灣這塊土地,不讓自己的人生一直在這象牙塔裡轉,於是我獨自旅行,接觸更多人群,也勾撘了許多新朋友,在旅行的過程中,會因為現實條件而捨棄了一點矜持,我覺得很好,真的!畢竟人不可能永遠在自己的舒適圈中生存,偶而走出來擴大自己的生活圈也是不錯的!

這次山岳新光的旅程中,我們採收的有機高麗菜,有機等於一定有菜蟲,所以晚餐的火鍋湯裡不時的會浮現幾隻附有豐富蛋白質的菜蟲,但很愛大家,因為大家隨性的撈出來後,還是很不矜持的大快朵頤,我想對於都市人來說也是種學習吧!如果身為貴婦的你,想親近山林,我真的會大力推薦新光部落以及鎮西堡,因為這裡的民宿做的太好了,衛浴設施齊全,乾淨且服務良好!還在猶豫嗎?立馬打電話吧:)


如果你還搞不懂尖石鄉的三個泰雅原住民部落,我小小的整理如下:
Qalang Smangus 司馬庫斯東部落是大家廣知的黑暗部落Qalang Smangus, 司馬庫斯族人只有兩大家族,且大部分都是基督長老教會的信徒,在此前提之下,成立了一個共同經營的部落,資源共享,共同經營部落,任何的建設都朝向永續經營發展,所以來到司馬庫斯給人一種世外桃源之感,這裡的生活只有自得其樂能形容!

Smangus 斯馬庫斯西部落(為了郵差辨適用),或稱作新光部落,應該算是過了秀巒檢查哨之後,最繁華的一個部落了吧!有國小也有郵政代辦所,上山的路程也比司馬庫斯安全的多,這兒有兩大教會,一是天主教會,二是長老教會,由於此地家族眾多且分屬於兩個教會,所以很難向司馬庫斯這樣有一個共同經營的體制,這兒通常都是各自經營的民宿,換言之,競爭的煙硝味也多了一點!

Cinsbu 鎮西堡,泰雅語意為「清晨的時候,太陽第一個照到的地方,終年日照充足,土壤肥美之意」。鎮西堡位於新光部落南方兩公里處,塔克金溪左岸,基那吉山北走脊嶺東側山腹,海拔一千七百公尺左右,這裡的族群意識感覺比較團結,社區營造做的也不錯!

美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AGIC105

  • 這次的旅程讓我認識了許多有趣的人,或許會參加壯遊台灣的人都是很有想法的人,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原住民的大菜:"殺殺",雖然他在新光部落歪邀一下,不過相信你在其他部落還是很有人氣的!加油,還有在雲林建水庫的森林系少年,感謝你沒有對我們的亂發問翻白眼,及年紀小我半年長的卻像我大哥但已經中國大陸跑透透的張齊大哥,你太強了:)澳洲打工度假一年回來又鍾情於山林Huei-man Liang小梁同學,疑似走文清路線風格的艸壯莊,還有年紀小志氣高的高中生孩子們,前途不可限量呀,輔大經濟系的果真很經濟,洗個澡也可以有不同感受,對於我隨性脫口而出的話語,總是小驚Johnny Sung ,長的很貴婦,骨子裡居然很隨性Mountain Ke ,我大概是這趟旅程中唯一的貴婦吧!哈哈,很愛聒聒叫,我是摩特爾!!!哈哈~感謝所有工作人員的照顧,辛苦了,下台一鞠躬!!!
  • 美麗
  • 光泉文教基金會之「壯遊台灣-山岳新光」
    一直認為眼見為憑,所以無論對於人事物都保持著:「人要相處過才知道他mean不mean,事情要深入了解後才方知好壞,物品要使用過後才知她好不好用。所以對於部落文化,儘管看了許多書籍,也拜訪過幾個小部落,可是真正入你心的卻是-用你的眼睛跟力量,記錄下周圍發生的人事物!
    或許很多人來到鎮西堡都是為了一睹千年以上的神木,可除了神木之外,我卻對於泰雅的多元文化念念不忘,感謝山岳新光這本書以及其記錄片,讓我更加了解泰雅新光部落,或許大家仍對於泰雅族有些刻板的問題,像是:你們還狩獵嗎?你們還出草獵人頭嗎?你們還紋面嗎?你們還織布編織嗎?對於以上問題,我誠心的推薦他來部落走走,拜託都二十一世紀了,當傳統文化面對現代科技文化的衝擊時,也只能轉型改變以適應社會,或許有點殘酷,不過這是事實;現今居住在新竹尖石鄉的泰雅族人大部分有兩種生活方式,第一有機蔬果務農,第二經營民宿導覽等等,原民天性:知足任命靠天吃飯,或許辛苦但很踏實,但面對新台幣的洪流之下,的確深深考驗著人性,不過目前看來,部落裡的年輕人還算多,所以還不會面對到部落人口流失等問題。
    這次的旅程對我來說有點像是文化體驗之旅,體驗當地居民的生活方式,體驗如何當一個有機農夫,因新光部落位處於海拔一千八的高山,所以蟲害較少,適合有機蔬菜的栽種,因此大部分的族人都以栽種高山高麗菜及水蜜桃李維生;這次山岳新光的旅程中,我們晚餐吃的是白天採收的有機高麗菜,有機等於一定有菜蟲,所以晚餐的火鍋湯裡不時的會浮現幾隻附有豐富蛋白質的肥美菜蟲,但很愛大家,因為大家都隨性的撈出來後,還是很不矜持的大快朵頤,我想對於都市人來說也是種學習吧!此外,我們也以現代的方式體驗的泰雅族的紋面以及染布,也小小地覺知到部落的文化似乎正在消逝;從編織技巧來說:早期的泰雅婦女,要織一塊步,要花很多的時間與精神,首先,編織原料為苧麻,而苧麻養成後必須經過層層的處理手續與染色才能成為適合編織的細絲,接著才是細心的大考驗,要聚精會神地處理好每個步驟,不然就會破壞珍貴的原料,這樣繁複的手續,或許我們不意外,為什麼現在只有少數老人家還會編織了;此外,族語的流失,似乎在每個原民部落都無法避免,山上孩子說的一句話:「看不懂泰雅族語的不算是原住民!」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條件也太嚴苛了吧!但無可否認現在或許很多人擁有原住民血統,但他們不會說族語,看不懂泰雅文字,無法認同自我的文化及核心價值,雖然不能否認語言是國民政府統治台灣的最佳利器,但很多文化的精隨往往隱藏在語言文字之中,而當國語變成我們的官方語言,而族語又被漠視晾在一旁時,族語的消逝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感謝光泉文教基金會所舉辦的「壯遊台灣-山岳新光」的活動,讓我更加深入的去了解新竹縣尖石鄉西斯馬庫斯,也就是新光部落及鎮西堡的泰雅族人,也讓我反思並切成長的不少!
  • 美麗
  • @雲林森林系兼文學少年
    總算,
    有閒暇時刻能夠好好來將照片整理一番,
    沒想到隨著一張張照片的瀏覽,
    彷彿時光又倒逆回去了,
    那充實的三個晝夜...

    隱約中,
    竟可以聞到那令人頭暈目眩的柴油味,
    引領著我們走到生長的井然有序的高麗菜和玉米田,
    菜葉脆,汁開胃,
    好奇我那顆長滿蟲卵的碩大高麗菜,
    最後是哪位幸運兒正大快朵頤的享用著。

    小米田,
    雖未成熟亦不遠矣,
    曾經維繫著泰雅族人重要的文化命脈,
    後代族人及時傳承了這光榮使命,
    繼續根留鄉土,
    在每年成熟之際用金黃光芒照亮泰雅族人的獵場。

    堡中缺少皇后,
    國王和亞當夏娃仍依然高聳矗立著,
    默默守護,
    見證過去、現在、未來,
    泰雅族人對自然萬物的崇尚與敬畏,

    夜幕升起,
    落了一地的星光褶褶發亮,
    牛郎與織女隔著銀河遙遙相對,
    與滿天星斗一同見證了有情人的愛情宣言。

    不見日出,
    彩虹橋卻在另一端悄悄升起,
    泰雅的祖靈們阿,
    保佑這些用雨水與汗水灌溉的菜苗,
    期待他們成熟茁壯,
    共同守護這片泰雅族人們的靈界境地。

    非常感謝Su大姊、汪汪、38志、和胖胖,
    有你們全心全意的付出才讓大家有了這麼豐富的一趟旅程。
    當然,團體生活中所有人的陪伴與歡笑聲,更是這趟旅行不可或缺的美好點綴。
    最後要引用作家-陳之藩所說:因為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但是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所以感謝天,讓我擁有這永難忘懷的美好回憶。
    真的是太感謝了!哇哈哈!
  • 美麗
  • 還記得在新光部落看到山上的孩子,便下定決心死都不要上山教學,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呀!!!!!!
    也是機緣,正當我在思考要如何教導原住民孩童知識與文化並重的大課題時,我參加了海洋傳奇的文化科學探索營,不同於其他營隊當個笑哈哈的小隊輔,而是正式的教學志工,是吧!! 我漸漸開始相信機緣!!

    海洋傳奇文化科學探索營2014810~823 教學志工心得-林姿均

    記得前幾個星期才跟新竹尖石鎮西堡的黃牧師講到原住民孩子教育及文化傳承的問題,生活在新竹尖石山區的孩子們,他們必須很早學會獨立自主,因為到國中之後大多數的泰雅孩子就必須下山念國中,甚至離開新竹只為了往更高的學歷邁進,然而在主流化的教育下,往往原住民的傳統文化往往區居於弱勢,甚至有愈來愈多的原住民漢化了,他們雖然擁有原住民血統,但是不懂自身的文化、看不懂自己的語言、不會聽說自己的語言,這樣還算是原住民嗎?

    人將而立,開始關心臺灣,認同本身文化並且開始揮發自己的小力量,認同從了解開始,於是開始關心部落原住民孩子的教育問題;在部落的學校老師,多抱持著原住民孩子精力充沛應該多學著一技之長或是傳統的舞蹈歌謠等等,往往忽略了他們對於科普文化的追求亦或是臺灣官方語言的精進使用;在接觸過原住民孩子後,發現對於原住民孩子的教學應跳脫我們漢人固有的講述模式,山上的孩子他們對於自身經驗無關的知識專心度抽離的很快,所以身為教師的我們必須因應原住民自身的文化,研發出一套新的傳授知識的方法,一來:透過對於本身文化的連結引發其對於科學的好奇心,二來:透過體驗手作及實驗活動以及以孩子為中心的討論活動,來培養孩子的發表能力,並且加深孩子文化與科學的相互連結。

    這次參加海洋傳奇在蘭嶼的實驗課程營隊,扎實的實踐了對於原住民孩子,我們應該給予怎麼樣的教育方式?文化回應科學: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科學是直接以條列式的觀點呈現在課堂之中,但其實科學是真實的呈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甚至成為一種約定俗成的習慣,在部落中也有許多因科學因素或原理而約定俗成的禁忌或風俗,我想我們要做的是-告訴孩子其文化傳統習俗後面隱藏的科學原理,進而引導他們開始產生對於科學的連結、敬佩老祖宗的智慧,進而認同本身文化,不求什麼都要教,但要學得精緻!在這一系列的課程中,科學概念透過其自身文化當聯結,使用THE 5E LEARNING CYCLE當講述方法,向原住民孩子普及科學技術知識,倡導科學方法、傳播科學思想並且弘揚科學精神。

    教育是國家最重要的事情,但卻不像造橋鋪路般能短時間收回成效,而我能預見未來台灣的觀光發展將朝向生態旅遊及部落文化觀光,正當主流文化及商業行為一步步地啃食我們的未來,我們所能做的便是透過暑假科學營隊的方式在孩子的心中灑下一顆科學的種子,透過連續三年的計畫讓它發芽成長茁壯,進而培養出對於自己本身文化認同並且有科學思維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