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手所

人生的際遇就是如此奇妙,正當我漫步地下街時,突然間我看到一群穿著原住民傳統服飾的人,直接聯想到賽德克巴萊的宣傳,接近一看才發現是原舞者在為新戲"迴夢"舉辦的講座!第一次邂逅原舞者是在花博的百合戀,讓我感動至今,於是便找張椅子坐下一起參加了講座,<迴夢>;迴夢 LALAKSU 導演是 李小平先生,感覺是一個有理想的藝術人,對於原民文化也有深刻的體認;藝術總監感覺是個德高望重的人, 感覺起來就是以後會雕碩成成雕像的人;編劇:瓦旦,情感相當的豐富, 有愛,有恨,無悔!原舞者們來自不同的族群但是每一個都可愛親切, 不矯情的個性, 我愛!

愜意的下午在台北地下街聽了兩小時的講座後,我便下定決心覺得要買票去看戲, 原舞者要走出世界的感覺,原住民的文創產業是需要被支持的,原住民文化是需要被覺知並且深刻體驗的,我總覺得我的旅遊有點膚淺不夠深入,畢竟蜻蜓點水式的旅行只是紓壓而已,若真的要有所體悟,我想就是要深入的long stay!

迴夢 LALAKSU 在華山的小劇場展演,其大致上在描述戒嚴時期阿里山鄉長_高一生的故事,並以他的音樂作品: 春のさほ姫(春之佐保姬)貫穿全劇! 導演敘事的手法相當的巧妙,讓我看完了全劇但是並不會直接的絕知道導演的立場,畢竟要很中性的去表達一個事件是很難的,當時的我對於國民政府時期的歷史沒什麼概念,所以看完只覺得導演手法真好,其背景音樂配上原舞者的表達,真是讓我回味再三!

兩年後,因緣際會之下,我去了位於景美的人權園區,在一個展覽"遲來的愛" 赫然看到高一生的名子,又聽導覽員敘說他的故事,讓我猛然想起兩年前曾經看過的原舞者的戲劇_ <迴夢LALAKSU> ,連結立馬湧上心頭,也讓我想要寫下高一生這個人的故事...;

遲來的愛這個展覽,大概在敘述國民政府戒嚴時期抓了很多所謂的政治犯,他們無緣無故或是因為共匪等相關的原因就被抓入景美看守所,而開始了他們艱苦的日子;當時這些政治犯並非軍方人士,但是國民政府卻用軍法審判,導致了許多冤獄許多死刑,而死刑犯行刑前,都會寫遺書給其家人,但是這些遺書在當時並沒有立刻的轉交給他們的家人,反而是移交制國家檔案管理局存放著,直至 黃溫恭先生的孫女,在某年紀念兩蔣文物展中,看到他阿公的名子,才知道阿公被判死刑,在深入追查之下,發現阿公留有遺書給家人,才跟國家檔案管理局要回,整整六十年的歲月,許多受難者的遺書透過各種管道回到他們親人的手上,當然也包含高一生...;

高一生;鄒名Uyongu Yata'uyungana(1908年-1954年),漢名高一生,臺灣阿里山(今嘉義縣阿里山鄉達邦村)鄒族人,曾任警察、教師、作曲家、鄉長,生於日治時代而也恰巧跨越了民國三十八年國民政府來台統制的時光,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受難者。著名原住民歌手高慧君與高蕾雅為其孫女。

1947年民國三十八年,台灣實施菸酒樟腦專賣,就因為取締私菸不當而成了二二八事件的導火焰,當時高一生為守護家鄉,率領阿里山原住民組成高山部隊。他們先攻佔嘉義紅毛埤彈藥庫(位於今嘉義蘭潭),取得彈藥後退回阿里山,二二八事件結束後,鄒族部落攜帶回的槍械在1950年繳回,然而高一生卻被國民政府因貪污等罪押入大牢,一去不回。入獄羈押的高一生,被關在位於青島東路的台省保安司令部,創作了許多音樂的歌曲,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春のさほ姫(春之佐保姬)就是她寫給他的妻子春芳之作!!

如果你也對這段歷史感到興趣,請搭乘捷運到大坪林捷運站,一號出口出站後執行到 J mart, 右轉復興路到底再左轉到底便可以看到國家人權籌備會,而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就在他的隔壁,每天早上十點半,以及下午的兩點半,會有導覽人員帶您導覽仁愛樓,敘說一段歷史許多故事,其後你可以自由地參觀由兵舍改建的展廳,以及當時審判紅極一時美麗島事件的軍事法庭等等!

創作者介紹

我就喜歡這樣的妳

美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