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叫我自己「巧遇王」嗎? 當我很想很想你的時候,我們就相遇了!

我相信這就是命運吧!我們都在命運的輪盤上走跳,找尋著人生屬於我們的真理,有時路蜿蜒崎嶇,就像是要經過九彎十八拐才能抵達宜蘭;有時路奇異平坦順暢,就像是雪山隧道-一根腸子通到底。

不管是哪種道路,我相信任何的不順利、挫折、幸運、奇蹟都有老天他所安排的意義,只是個人領悟不同,而產生了不同的解釋。

有次凱開問我說:「如果你在路上,巧遇了以前工作的同事,你會怎麼做?」我說:「當然是喊破喉嚨的大打招呼啊!心情好的話,還會附送一套全套的戲碼呢!」下一秒,凱開便往他熟悉的身影走去寒喧了一下。我只是想把握每一次見面的機會,所以我總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尋一個身影、一個符號、一段記憶,儘管我也會怕尷尬、沒有話題,但是你知道的:「把握當下!

我也曾經是畢了業,就消失不連絡的人-因為我想跟從前愚蠢的自我做切割;我也曾經隱身於人海中,躲避那個熟悉的背影;曾幾何時,我也不喜歡跟路人學生拍照,但我覺知到-Who cares一個簽名、一張照片,他們想要的只是跟你有更近一點,或距離或說話,如此而已! 因為我也曾經是那個想跟你拉近一點距離的人-自拍兩個大頭有什麼好看的,但人的距離從安全禮貌的距離昇華成親密的距離,不是嗎?

最近幾年有感生活中總是那群同樣的人事物,於是突發奇想的主動的攻擊了從前的高中同學,有了第一次的小聚會,然而上天總是帶我不薄,那次新年聚會中我巧遇到了高中最愛喊他芳名的寶兒,而開啟了我之後主辦同學會的契子;兩次同學會氣氛歡愉且人數眾多,十分感謝大家給足了我面子,但打開了第一扇聯絡的契機卻又感到不滿足;總覺得同學會結束之後,大家又塵歸塵,土歸土的回到各自安全的環境中。因此當我又再籌畫下次的見面會時,我突然覺得同學會不一定要人多,或許質比量還重要,於是我以緣分的巧遇,一個move的開了三人同學會,幾次三人同學會下來,讓我心滿意足,讓我更了解大家目前的生活以及出社會後的習性等等

跟老同學聯絡,最精彩的莫過於他們的人生與經歷,或許我在我的安全小圈子太久了,有時總有種與世隔絕或是憤世忌俗之感;此時跳出自我的人生,聽聽他人的生活並感受他人的微妙轉變,對我來說是必要且重要的!有些人按部就班地朝著自己的人生規劃邁進;有些人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但也活得精采;而有些人的變化是你怎麼想也想不到的;但可慶的是大家都還保有高中時候那顆真摯的心,有些符號或說是痕跡,無論是過多久也不會消失的,是嗎?

美麗是個嗨咖也是個中性的人,於是我可以很輕鬆地就跟大家保持聯絡而不尷尬,但是同學感情再好也總會有幾個小圈圈,而我想做到的就是跟每個圈圈都保持著交集的關係。

時間或許會沖淡友情但也會治癒傷痛,或許我從前像瘋子般地做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很不理智的做出一些傷害他人的行為時間或許會沖淡友情但也會治癒傷痛,即將面臨而立之年,大家應該都成長了不少吧,快出來面對吧!

美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