ㄇㄟ對體保逼 賣矛又賣盾 

有時候 很想很想跟他們變成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好學姊
有時候 希望他們跟我保持距離 很遠的距離 陌生人的距離

忌妒 因為體保不愛我 小黑都沒有主動跟我打招呼~ 好傷心
身分 我是誰 我不屬於體育系 我用什麼身分去關心他們
時間  小純純 立琪 現在都幾乎不認識我了 我不怪他 因為我們2年沒打招呼了吧

矛盾的距離 乎遠乎近 讓左衛門 也感到奇怪 
而我自己 又一直被侷限在這種矛盾之中 越陷越深 

有時想想 我是否該走向極端  要嘛 很熟很熟 要嘛 不理不理

可是 我又做不到 因為我還是忍不住的關心 送糖果 
         我還是會有意經過公誠樓 看看他們  或笑 很嗨的打球

總是這樣 讓人尷尬 矛盾的距離

或許 偶爾 見到面 打打招呼 開開玩笑 
有時候 可以很寧靜的一起 聊聊天 生活瑣事

這樣 是我覺得最舒服的距離了吧 

種瓜得瓜 種豆得豆  幾分耕芸 幾分收穫

道理人人都懂 可是要做到 卻很難

美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