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在舞臺演出,享受眾人注目的感覺;

我,喜歡不按牌理出牌,有什麼秀什麼,不喜歡一成不變的教學法;

我,喜歡朝著我的想法做事,埋頭苦幹直到成功為止。

 

    在安和實習的我,總希望自己能變成「講台上的水果姐姐,」能以滿滿的活力感染台下的每一個小朋友,把上課的氣氛調到最高點,但是我似乎太天真了嗎?還記得大四上,姿均在南門國小實習三星期的時候,五年甲班導師濟仲老師曾經跟我們說:「我也曾經像妳一樣活潑,有空的時候,會和學生說說笑話,可是等妳們真的進入了這個職場,妳就會發現其是事情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簡單,或許有些事情是語言無法體會的,只能等到妳真的進入了這個環境後,在用心去體會吧。」

    聽著他語重心長的語氣,當時的我確實不了解,為什麼坐在後面的導師總是板著一張臉,惡狠狠的盯著每位學生瞧。直到現在我當了實習老師,也變成了那個坐在後面,眼睛卻離不開孩子的那個老師時,終於能體驗會濟仲老師當初的話語了。

    其實,剛開始有哪一個老師就是天生很兇巴巴的愛罵學生呢?有哪一個老師會希望每天擺著個臭臉,惡狠狠的盯著學生呢?但是,老師畢竟也只是整個大環境教育下的一個小旗子而已,特別在升學主義盛行的亞洲地區來說,「教學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升學考試,」學業成績的重要性已經從國中慢慢蔓延到國小來了。即使目前學生數量減少,國小教學還是沒有達到小班教學的標準,一個班級有三十多個學生,除了批改作業、盯著學生訂正、處理不同的突發事件外,每天每個時刻,都會有不同的瑣碎大小事物,不停的進攻老師。「心有餘而力不足,」或許是老師此時的心情寫照吧。

    其實每個老師都由其獨特的教學風格,而級任老師跟科任老師的風格又是大異其趣,因為「級任老師」要掌握的只有他帶的那一個班級,但是吃喝拉撒睡,要全部包含,導師扮演的角色,就像是嚴厲的父母,無論在生活品性上亦或是課業上,都要給予最大程度的叮嚀與引導;而「科任老師」要隨著課表操課,有時可能會跨越不同的年級,到不同的班級上課,他要掌握的是,那一堂課四十分鐘的黃金時光,完美呈現其教材就可以了,然而科任老師還要面臨的另一項難關,就是不容易掌握學生,面對一星期只有兩三堂課的班級,下次見面可能是下星期,學生的激勵性就遠不如於班導師的課程,所以科任老師們就要各出奇招的掌握孩子的蹤跡,陪伴他們一起成長。

     在安和國小,姿均明確的體驗到了當「級任老師」的辛苦,也利用了學校代課的機會,確實體驗了到各班巡迴演出的「科任老師」的訣竅,更利用了學校大小活動,增長了不少的見聞以及培養了我在大場合的台風與勇氣等等。

     現在實習即將面臨尾聲,而我也即將修完「如何當老師」這個學分,要再一次從安和國小畢業,心中的感慨更是與當初是不同的,現在終於能體會孔夫子那句經典的話語:「師者,任重而道遠。」

「實習結束了,妳/你會是個傳道、授業、解惑也的老師嗎?」

美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