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對大家對我的評價 有些疑問

為什麼 我說的話要打折呀 為什麼我會造謠呀

這些疑問 在我心裡 WHY WHY WHY一天天的滋長

而我卻不知道為什麼  我不會說謊呀  但是我會使用誇飾法


蘇軾˙題西林壁詩: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身在此山中。」

原來 我一直都在我自己的理想中生活 所以 我看不清楚我四周的事務

感謝布丁的一句話 點醒了我 "你們可以當好朋友ㄟ  他很像一二年級的妳"

聽君一席話  勝獨十年書呀 ~

一二年級的我 喜歡誰 就對誰好 沒有理由 説的話也隨著我的心情加分扣分

我  真  的  很  主  觀

當我今天飛上了天 我就會使用 超級的誇飾法  愛你300年之類的 好愛妳唷~

當我今天墜入的地獄 我就會使用 誇張的修辭  今天走了八百里路 之類的

當這些動作 配合我豐富的肢體語言 我想 要說服人家 並不是件難事

然而 當我逞一時口快的時候 聽著人無不心驚膽跳呀

當然 我不是你 我只是想 分享我的喜悅與難過嘛

我說完就開心了 就遺忘了 ~ 誰知在你的心理 多麼澎湃洶湧呀

我 就是這樣子 讓你們很喜歡的心驚膽跳 生活多姿多采

然而 誤會也就這麼產生啦

哈~ 我只能說 大人 我不是故意的 要勾搭人家啦 ~

哈~ 我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啦  別抓我濜豬籠

現在我知道了 我會注意我的言談與我的肢體語言

有時候 不用說話 也可以殺人於無形

一個冷冷的眼神 一個相應不理的態度 一個微笑 一句簡單的招呼

到了這把年紀 才知道 以前做了多少 讓人傷心的事情

哀 我要多積點功德啦  快滾回 佛堂念經吧你

 

 

美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GIC
  • 鏡中自我

    從來沒想過 有一天 會遇到一個個性那麼像我的人
    也從來沒有過 有一天 會遇到一個 那麼了解我的人
    但 這一天 在安和 我遇到了 這個另一個自我 看穿了我

    或許 我已不在乎 別人眼中的我 我已經能開心做我自己
    但 我居然 有點在乎 從自己的眼中 看自己
    或是 這個時候 我才會發現 我這個矛盾的人
    希望 在外人看來 我很獨立 堅強
    可是卻被自己看破了手腳 而搞的自己亂了腳步

    其實 姑娘已經不記得 確切的一切
    但 既然你要跟我斤斤計較 我又怎能輸你呢

    you are so naughty that you did more than u can

    從10月份的行政實習開始 姑娘當然開心 能離開枯燥的學務處
    而 主任也很健談 但是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 我漸漸覺得 有些奇怪
    畢竟 主任 老師 與我 之間的關係 有些無法言喻的微妙
    漸漸的我覺得 我跟大家的關係 感覺 像朋友
    可是 朋友 又怎麼會有對老師的尊重呢?
    朋友可以互相關心 傳傳簡訊 拿點東西 給我吃
    但是 有些東西 不是我的 好像 我就不應該拿 或是 吃不起吧
    最後一碗豆花 不是要先問 校長拿了嗎? 主任呢? 組長呢? 老師呢? 那我呢?

    或許 也是我的不對

    i am so naughty that i did more than i can

    或許 我不應該 喜歡 沒事碰碰跳跳的去找他聊天
    也不應該 好奇 行政人員 怎麼可以每天那麼晚下班 然後假日又上班
    更不應該 把它當成 朋友般 說說笑笑
    而我 事情過了 就忘記了 我說過的話 做過的事情

    butterfly effect

    等到 我覺得不好玩 不玩了 但是日積月累的東西 怎麼可能一下就不見呢
    我承認 在這一方面 我真的很不會處理
    覺得不喜歡 不好玩 就突然不理人家
    昨天的熱情 今天的冰冷 讓人丈二金剛 摸不著頭緒

    "我有問他們 妳為什麼不理我ㄟ!" 姑娘想說 他們知道才奇怪勒!

    mai u are so naughty that always made other feel confused and wondered toward sth.

    大家不斷的像我放送 你對人都很好 so what
    我不一定 就必須接受 你的好呀 !
    但是分寸 總要有吧 不能說 領高薪 就可以亂花錢
    而且 我看到的你 不是個隨性 隨意的闊少爺
    所以 就公事公辦吧 !

    或許我不自覺的傳出了 我很努力賺錢的消息
    讓你 有了代課機會 就會想找我
    但是 畢竟姑娘 不是24小時 為了代課而存在
    所以 或許你的出發點是好的 但是你太過隨性的告知
    讓我覺得 姑娘並非一定要 接下這個代課
    may versus must are so different two things

    我只能說 "你不適合跟我開玩笑 因為我不會跟你開玩笑"
    "你也不適合跟我公事公辦 因為你頑皮的內心 會先背叛你嚴肅的面容"

    你會後悔嗎? 如果失去了 我這樣的一個朋友
    知道我的存在 卻知道我不會在出現在你的眼前
    聽到我的笑聲 卻知道 我不會在你的面前 談笑風生

    或許 身經世事的你 不痛不癢
    但 我的任性 為我帶來的 蝴蝶效應 卻遠遠超過我能想像的

    或許 我是個耀眼的實習老師 但我自己認為我不刺目
    就算礙到了其他人的眼 他們對我 也不會產生什麼威脅
    力量 還是在你手上呀!

    覺得我太高調 司儀 主持人 你一句話就可以換角

    "又不是非我不行 安和人才還是很多" 或許這些才是他們想說的訊息吧

    在英語系 總有一大群耀眼的人 散發出和煦 溫暖的陽光 讓人賞心悅目
    在英語系 如果需要我的時候 我絕對就是那第一個舉手的volneteer

    勇者無懼

    日後就算到了不同的工作場合 環境 我相信 我不會當個刺目的太陽
    這些年的工作經驗 累積了我的金錢 更 社會化了 我
    與其 擔心我的耀眼 不如 好好去憂愁你的 顯眼

    你曾經跟我說 如果在40歲以前 沒考上校長 那就乾脆別考了
    我看的出來 你的能力與你的野心

    BUT u did to much all the things

    種種的一切 把你卡在這個尷尬的位置 進退無路
    如果 主任是有任期的 你想連任幾次呢?
    有時候 退一步 才能看到 更大的空間 讓自己昇華

    我很享受 當幕後工作人員的感覺
    看著他們開心的 享受我的成果
    然後微笑的了解 "施比受有福" 的道理

    大叔 或許現在的你也該想想 日後的人生
    你應該不想在這樣下去吧 !  
    也該好好過你的人生 好好陪陪老婆孩子~
    規劃一下 自己的人生 該怎麼走
    是要義無反顧的去考校長 迎接下一個未知的挑戰 與 經驗
    還是就此退下 學學你的好朋友 悠閒的當一個老師 可以做自己喜歡的研究 也有自己的時間陪家人

    我不是你 但是我看到了 許多面向